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从华强北摆摊到世界第一企业家需做什么?听创维黄宏生讲创业故事

2023-05-17 19:08:19 865

摘要:在做电视还是做汽车之间,这家制造业头部企业选择了“做生态”。这是一个从优秀到卓越的创业故事,而故事的主人公认为,这一切并非得益于某个机会或是某项技术革新,支撑他与企业一起走下去的,从来只有内心的强大。创维创始人黄宏生两次赴美 梦想萌芽198...

在做电视还是做汽车之间,这家制造业头部企业选择了“做生态”。

这是一个从优秀到卓越的创业故事,而故事的主人公认为,这一切并非得益于某个机会或是某项技术革新,支撑他与企业一起走下去的,从来只有内心的强大。

创维创始人黄宏生

两次赴美 梦想萌芽

1984年,创维创始人黄宏生第一次去美国,当时他还是电子商务部的一名央企公务员,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去“见见世面”,“当时有一个越南人跑到我们的摊位,说,史蒂文,你去我们公司看看,我们长期合作啊,我就跟着他去了芝加哥。”但目的地着实让黄宏生吓了一跳,黑人区——一个传说中枪林弹雨,小命不保的地方。

哪怕时至今日,芝加哥仍然是美国种族区隔最严重的城市之一。上世纪60年代以后,芝加哥曾经实施的种族隔离措施引发恶性循环,最终导致该城市非裔社区陷入“超贫民窟化”,据《芝加哥太阳报》2014年的报导,芝加哥黑人居民比例超过90%的社区中,三分之一的居民在贫困线以下,犯罪率是整个芝加哥市的两倍。

“你怎么在这地方开电器店,没有危险吗?”原来这个越南人是3年前从越南逃到美国的,他本就一无所有,经历过枪林弹雨,所以对黑人,哪里还有什么恐惧。但一个难民,可以在3年之间从一无所有到身家百万,这给了黄宏生很大的触动。

“后来我第二次又去美国了,在矽谷遇到了上海交大毕业的朋友,他研究生从美国毕业,工作一段时间后,就创业了。”“在美国,华人还可以创业,这让我相信,美国是真的有梦的。”这再次在黄宏生内心埋下一颗种子。后来的故事就是,这位交大的朋友回到上海,把美国技术在上海作了延伸,2000年顺利敲钟,市值最高达到1000亿。

也就是这两趟美国之行,让黄宏生决定,创业。

第一步,进军电视机

“因为我是学无线电技术的嘛,1988年呢,我就在华强北召集了几个人,做电视机。”彼时,中国市面上多数电视机都依赖进口。而据黄宏生回忆,当年日本松下一台29寸电视,要价16000块,以其当年35元的工资计算,30年不吃不喝,才能买一台日本松下电视机。

“所以我们就埋头苦干,仿日本,做一台让国人买得起的电视机。”但是国内当时几乎所有的创业者都在仿造,缺乏技术壁垒,缺乏差异化产品,毫无意外地,黄宏生的这次创业失败了。“但是后来呢,我就从香港请了几位新集路工程师,设计出超大规模的集成电路电视芯片,到了德国柏林参展,接到了第一个订单,企业就活下来了。”

偏执狂才能成功

“电视呢,单一产品确实势单力薄,当时2000年,创维上市融了10个亿,我就开始砸钱做多元化,做DVD、做智能城市、做汽车电子,搞了十几个产业,都失败了。”彼时执着于建立家电生态的黄宏生,却在这条路上经历了弹尽粮绝。

“但做企业,我的强大的精神支柱是什么呢?就叫做,偏执狂才能成功。”出人意料的是,在黄宏生的10个亿近乎打了水漂之际,当年仅投入1000万的机顶盒产业崛起了,最后,创维机顶盒不仅做到了中国第一,还做到了世界第一,累计供给全球八亿用户,在深圳分拆主板上市,市值介于200亿至300亿之间。10亿投资不放弃,换回200多亿,黄宏生认为,这是企业家偏执狂的精神为他带来的回报。

要么就前进,要么就后退

时间来到21世纪的第一个十年,黄宏生看到了家电智能化、电器间互联互通的潜在机遇,于是,立志要“搞生态”的黄宏生,又做起了洗衣机、电冰箱的营生。同样地,这一业务线最初也面临亏损问题,同样亏了近10个亿,换了5任CEO。不过截止目前,据黄宏生说“这个业务已盈利20个亿,做到了全国前十,马上要上市了。”

但在今日,做家电想稳中求进,已经绝无可能,黄宏生指:“中国的电器销售额已经占了70%,饱和度高,所以要么就前进,要么就后退。不可能维持在一年百亿销售额。”如何前进,便成为第三次“再造创维”行动的核心命题。

布局“双碳”伟业,是黄宏生想到的解决方案,“因为空调、冰箱、洗衣机,都耗电。”

带着解决痛点的角度,10年前,创维开始布局光伏产业。截至2022年,创维成为中国分布式光伏的前三强,收入达到120个亿。黄宏生声称“今年收入或再翻一番。”

但黄宏生说:“进入这个领域,先不说,你有多少积累,要先说日子多么艰难。”事实上,这个看似风光的产业背后,竞争相当惨烈,由于其高门槛、高投入等高风险属性,中国第一批光伏企业,绝大部分已经在市场上销声匿迹,“什么无锡尚德,江西赛维啊,都倒了,因为做这行,几百亿的投入都是基本操作。”

不过幸好,仰仗于创维庞大的家电用户群,以及“一次性安装花12万,25年免费用电”的经营理念,目前创维已经成为第一家提供了从智慧家庭到健康出行的完整解决方案的公司,“比小米早了一年,索尼、苹果,都还没出来。”黄宏生自豪地说。

40年后 汽车梦圆

“5年前跟欧洲联合设计的新能源汽车,没想到去年在德国热卖,让我激动地彻夜难眠。”黄宏生坦言自己第一次坐小轿车,就是在德国,当时是1983年,黄宏生跟随电子部代表团到德国去购买生产线,第一站飞到法兰克福机场。

“因为我们是大买家嘛,客户就开着奔驰车来接我们,在这之前,(我)坐过拖拉机、解放牌绿皮车、小蜗牛公交,骑过单车,(就是没坐过汽车)。”在德国,第一次坐上轿车的经历,让黄宏生对德国汽车工业的高度发展,留下深刻印象,汽车梦,也在那一刻种下。

世事变幻,40年后,或许当年的黄宏生也没有想到,自家生产的汽车可以热卖德国,黄说,这是百年不遇之大变局带来的机遇,也是他们那代人的福气。

但黄宏生为什么要做“新能源”汽车?

燃油车,高度发展的工业之王,时至今日,10万块以上的燃油车就是世界名牌,能耗低、性能好、续航长,电动车如何取代是个大问题。2017年,中国有电动车注册资质的企业有1200多家,去年,仅剩下不到200家。

“(当初要搞新能源汽车)很多朋友担心我,我年纪这么大,会晚节不保啊,不去在家带孙子,不去全世界旅游,搞那个鬼汽车,谁买啊,会不会撞死人啊?”但这些并没有动摇这个“偏执狂”。

他说,“如果没有抓住这个浪潮,创维只是一个普通的家电佬。”他说,“我们有幸站在家电行业(的尖端),唯有踏上科技主流,才能有未来。”

因为在新能源汽车的发展中,黄宏生一则看到了无人驾驶等智能化发展带来的可能,他认为人类终将由初步的人工智能发展到高度的人工智能时代,而这势必会改变所有人的生存方式。二来,他也看到了电动化的无限可能,比如“通过碳化矽半导体,现在电池效率大幅提升,耗电大幅减少。”

黄宏生说,“大学的时候,我们学索尼的故事、通用电气的故事、松下的故事,现在,我们中国企业到了有机会取代国际老牌企业的时候了。”他认为,“现在,我们不是跟随者,而是超越者。”

(文/本刊记者 沈雨青)

(原文刊登于2023年4月3日出版的香港《经济导报》,总3540期)

本文为香港《经济导报》新媒体文章,

如欲转载请私信联系。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